当前位置:首页 > 案例分析 > 正文

张某某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开展诊疗活动案

德阳卫生计生监督2020年11月17日来源:旌阳卫生执法监督大队字号:

    【案情简介】

    2020年9月4日某区卫生健康局收到群众来电,称某区某街有人无证行医。某区卫生健康局卫生监督员立即前往举报投诉人所称场所进行现场检查,在该场所内发现有多名患者正在进行针灸活动,在该场所桌面上发现有某医院的处方笺6张、面瘫病历记录1本。经调查核实,现场开展诊疗活动的人员名叫张某某,张某某为取得了《医师资格证书》《医师执业证书》的执业医师,执业类别为中医,执业地点为某医院;该场所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或《中医诊所备案证》;张某某自述在该场所开展诊疗活动共收取了患者3000元。

    【处理过程】

    一、主体认定及基本信息采集

    9月4日,卫生监督员现场检查,该场所未能出示《营业执照》,也未能出示《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或《中医诊所备案证》,张某某自述该场所为其自有的,无营业执照;张某某出示了身份证、《医师资格证书》和《医师执业证书》,故执法人员以开展诊疗的张某某为本案的主体。

    二、检查情况

    2020年9月4日,某区卫生健康局收到举报投诉,称某市某区某街有人无证行医,某区卫生健康局立即派出执法人员前去现场检查,在该场所发现有数名患者正在接受针灸治疗,现场发现有60盒未使用的针灸针,6张有张某某签名的处方笺,4支利多卡因注射液,46支维生素B1注射液等;在现场未发现该场所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或者《中医诊所备案证》,张某某当场也未能出示《医师资格证书》和《医师执业证书》。执法人员通过对张某某询问了解:该场所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或《中医诊所备案证》;张某某取得了《医师资格证书》和《医师执业证书》,并向执法人员出示了上述两个证件;张某某自述在该场所开展诊疗活动共获取了3000元。

    三、法律原则、法条及幅度适用、查处结果

    经调查核实,某区卫生健康局认为张某某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或《中医诊所备案证》,擅自开展诊疗活动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第三十八条的规定,应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第九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给予行政处罚。由于张某某为取得了《医师资格证书》和《医师执业证书》的中医执业医师,虽然在该场所开展诊疗活动的时间较长,但并未造成严重后果,而且张某某积极配合调查取证,并立即停止了违法行为,根据《某省规范卫生健康行政处罚行政强制裁量权实施规则》第八条第(二)项、第七条第一款第三项和第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认定张某某从轻裁量情节为主要情节,按照“从轻处罚”的裁量幅度给予行政处罚。根据《某省规范卫生健康行政处罚行政强制裁量权实施规则》第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决定给予张某某违法所得5倍的行政处罚,因张某某违法所得不足10000元,应按照10000元进行计算,因此予以张某某罚款人民币50000元,没收违法所得3000元,没收药品、器械的行政处罚,同时责令其立即改正。

    【思考建议】

    本案涉及的违法行为比较单一,即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开展诊疗活动。查处此类违法事实,应先了解清楚该机构是否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或《中医诊所备案证》。

    1、本案法律适用:根据《关于对医疗市场监督执法中有关法律适用问题的批复》(卫政法发〔2005〕81号)“一、对个人未取得执业许可证非法设立诊疗场所进行医疗活动的行为,应当根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四十四条的规定,进行处罚”,故本案并未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进行行政处罚。又因为本案违法行为延续至2020年6月1日以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已正式施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八十八条第一款“法律的效力高于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规章。”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属于法律,《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属于行政法规,故应当优先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进行处罚。

    2、关于中医的法律适用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已于2020年6月1日起施行,此法第九十九条“违反本法规定,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擅自执业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健康主管部门责令停止执业活动,没收违法所得和药品、医疗器械,并处违法所得五倍以上二十倍以下的罚款,违法所得不足一万元的,按一万元计算”对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擅自开展诊疗活动的违法行为进行了规定;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或《中医诊所备案证》擅自开展中医诊疗活动的行为,既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又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的规定,两个法律对于同一事项的规定不一致,此时的法律适用问题希望能够予以明确。

    【案例评析】

    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开展诊疗活动是目前较为常见的非法行医类型,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颁布实施前,对于此种违法行为,仅能适用《医疗机构管理条例》进行行政处罚,其处罚力度稍弱,不能对违法行为的施行者形成震慑;《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施行以后,对于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开展诊疗活动的违法行为,有了相应的处罚条款,本案是我区首例对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对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开展诊疗活动的行为进行处罚的案件,对于此后的同类案件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责任编辑:况俊)
[已有人阅读] [收藏文章] [内容纠错] [打印] [关闭窗口]
您可能对以下信息感兴趣: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