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监督动态 > 经验交流 > 正文

一起公共场所使用不合格消毒产品的行政处罚案件引起的思考

德阳卫生计生监督2020年11月17日来源:中江卫生执法监督大队字号:

    随着我国经济发展,人民物质文化水平不断提高,公共场所成为大众业务休闲娱乐的好去处,公共场所卫生安全问题受到社会各界关注,当下迫切需要规范公共场所及其用品用具的消毒工作,消毒工作是改善卫生状况,预防疾病发生与流行的有力保障,特别是在新冠疫情流行期间,消毒工作意义更为重要。但是我们在日常监督工作中,时常发现住宿业、美容美发、游泳池、学校等场所有使用过期、劣质的消毒产品现象,下面笔者叙述一例某宾馆使用过期消毒剂受行政处罚的案件引发的思考。

    案情介绍:2020年1月27日监督员在对某宾馆进行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监督检查中,在该宾馆库房发现xx84消毒液(450ml/瓶x15瓶),其瓶身显示“生产日期20171205,限用日期20181204”,保质期12个月。该宾馆提供的消毒记录本与自查记录本显示2020年1月1日至1月29日使用过该消毒液进行消毒。随后对宾馆负责人和保洁人员进行了询问。该宾馆不能出示购买凭证及出入库记录。保洁人员否认使用过期消毒液。

    执法人员认为通过该宾馆出示的消毒记录本与自查记录本、负责人的询问笔录、现场检查笔录与照片能够有效证明该宾馆使用不符合有关技术规范和标准的消毒产品进行环境消毒工作。违反了《四川省消毒管理条例》第七条“实施消毒应当使用符合有关技术规范和标准的消毒产品和消毒方法”。依据《四川省消毒管理条例》第十八条第一款 “违反本条例第五条第(二)项、第六条、第七条规定的,由卫生行政部门责令限期改正,并可处五百元以上二千元以下的罚款。”最终给予x宾馆罚款人民币2000元的行政处罚。

    思考一:公共场所使用过期消毒产品是否属于“不符合有关技术规范和标准的消毒产品”呢?

    《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十四条规定顾客用品用具应该按照有关卫生标准和要求进行消毒,同时,《住宿业卫生规范》第二十一条第(三)项规定使用的消毒剂应在有效期内,2011年11月1日实施的《公共场所卫生管理规范》4.8.1明确规定,公共场所不得配置和使用过期、劣质的消毒产品,至此找到了法律依据,对违法行为做出了准确定性。使用过期消毒产品不能保证其消毒效果,甚至有可能导致细菌和传染性疾病的传播,目前公共场所保洁人员整体素质不高,卫生知识缺乏,因使用过期消毒产品的危害可能滞后发生,往往容易被忽视,所以过期消毒产品危害大,我们将严格执法。

    思考二:该案行政处罚证据证明力的判断是否有效?

    证据的种类。《卫生行政处罚程序》第二十一条“书证、物证、视听材料、证人证言、当事人陈述、鉴定结论、勘验笔录、现场检查笔录等,经卫生执法人员审查或调查属实,为卫生行政处罚证据。”本案中消毒记录本和自查记录本是书证,库房发现的过期消毒剂是物证,对负责人做的询问笔录是当事人陈述材料,以上证据具有客观性、关联性和合法性。

    证据的证明力又称证据价值或证据效力,任何一个证据要转化为定案的根据,还必须具有证明力,执法人员从搜集证据,到根据证据进行相应的推理、分析、论证、定性量罚,不能是对事实认定处于似是而非状态下的随意处罚。必须满足“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条件。本案中证据的收集存在以下争议:一是保洁人员询问中否认使用了被发现的过期消毒剂,二是消毒登记本和自查本上使用的消毒产品信息不全,没有品牌和生产批号。三是消毒产品出入库记录缺失。怎样能证明该宾馆使用了这款过期消毒剂呢?该案使用了“反证法”,即当事人否认使用了过期消毒剂,但是也不能证明没有使用此款过期消毒剂,并且现场并没有发现其他品牌的消毒产品,消毒记录本显示有消毒的痕迹,那么即说明此款过期消毒剂被使用。这种“反证法”是否有证明效力呢?笔者认为是有的,证明力的判断在于要对单个证据、单组证据、全案证据的证明力进行综合分析判断,证据之间证明力的差异是客观存在的,不同的证据与案件事实存在或强或弱、或多或少的联系,证明力的判断主要依赖于执法者个人的经验,需要发挥主观能动性,以自由裁量的方式,根据个案的证据情况,从证据来源的可靠性、内容的合理性、可信度等层面进行审核。评判证据的证明价值,看相互之间逻辑是否合理,有无矛盾冲突相抵触的问题,形成完整严密的证据链条,保证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所依据的证据单个不存在问题、综合起来也无矛盾,因此本案中书证、物证、当事人陈述均能作为有效证明。 

(责任编辑:况俊)
[已有人阅读] [收藏文章] [内容纠错] [打印] [关闭窗口]
您可能对以下信息感兴趣:
    无相关信息